关注我们
热门标签
爱,应该成为沟通的借口

 

导语:我知道他爱我,但是爱不等于喜欢,爱不等于认识。爱,其实是很多不喜欢、不认识、不沟通的借口。因为有爱,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吗?显然,不是这样的!”

 

有一次,和台湾的朋友聊天,问起她平时和儿子都聊什么话题,她说平时两人都很忙,每天的对话基本上相似,“吃饱了吗”“饱了”,“中午回来吃饭吗”“回来”,“很晚了,早点休息”“好”。即使周末放假在家,儿子也都是在看书看新闻做作业听音乐,很少会有交流。

又有一次,到泉州姑姑家做客,她给25岁的女儿盛饭,那分量就像是给猫咪喂食一般,女儿嚷嚷饭太多啦,姑姑把饭舀掉一小勺,接着开始把桌上的带鱼、羊肉、九节虾、青菜、豆制品等都夹了一些放碗里,姑姑是医生,很注重营养搭配,不允许她偏食。表妹看到满满一碗,自然又是一阵抗议。

哪里出问题了?或许你我都觉得,这不是很正常吗,父母都是这样疼爱孩子,我爱他,他一定懂得,还需要说什么吗,好好努力学习就是报答我了!我爱他,我希望他多吃点,才能长得更高更健康!这些都是父母习以为常自认为疼爱孩子的方式,事事都为孩子安排得妥妥当当的,而很少考虑孩子是否能接受,是否会对孩子人格独立造成不良影响。

一直很喜欢龙应台的文字,温暖质朴。阅读她的《亲爱的安德烈》,我们能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母子对话,她“教育”儿子充满了睿智、平等、尊重,用“教育”其实有点不太恰当,因为母子两人的对话是平等的,完全没有家长居高临下的教诲。阅读过程中,时常泛起深深的感动。

《亲爱的安德烈》是龙应台和她儿子三年的书信集,被誉为“现代版的《傅雷家书》”。两本书我更喜欢前者,后者的爱太沉重、太“中国”化,父亲的权威与爱子心切并存。母子三年通信期间,他儿子也从18岁长到了21岁。安德烈1985年出生,算起来也是80后,和我们是同龄人。为何两人之间要通信三年呢?龙应台在安德烈十四岁的时候,应马英九之邀,出任台北市首任“文化部长”,卸任后,安德烈十八岁了,他已经是“一百八十四公分高,有了驾照,可以进出酒吧”的高校学生了,眼神“有一点冷”地看着龙应台。龙应台觉得他失去了小男孩安安,但是她要了解18岁的安德烈,她想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怎么看事情,他在乎什么、不在乎什么,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,彼此的价值观距离有多远,于是两人开始就人生、文化、成长、信仰进行了探讨。

书中龙应台说“我知道他爱我,但是爱不等于喜欢,爱不等于认识。爱,其实是很多不喜欢、不认识、不沟通的借口。因为有爱,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”。他们把对彼此的爱转化成文字,或共同探讨某个事件,或互相批评,让人时而感动万分时而开怀大笑,母子之间的对话内容除了吃饭睡觉教训顶撞外,还能这样丰富多彩,妙趣横生。安德烈对妈妈的“嘲讽”,对其品味的质疑,对空间与自由的捍卫,让和他算是同龄人的我,也有强烈的共鸣。龙应台对于安德烈的很多疑问困惑,并不直接回答,她常常会留些许空白让他去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。

对于儿子抽烟,龙应台说她每次看到都想揍他,很想把烟从他嘴里抽出来扔掉,但是还是控制住了这种行为,她必须把他当做独立的个人,若等待他的将是肺癌,后果也需他自己承担。
对于儿子未来想做什么,龙应台说“我也想你读书用功,不是因为,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,而是因为,我希望你拥有选择的权利,选择有意义、有时间的工作,而不是被迫谋生”。这句话很触动我,在朋友圈、微博也经常看到有同学引用或转发。我们老是拿孩子和别人比,比分数、比才艺,孩子分分钟都被安排在培训班学习上,毫无选择的权利。即使以后孩子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,又有多少人的专业是自己喜欢感兴趣的,有多少人所从事的工作是自己热爱而非父母所愿?希望我们都不是“被迫谋生”。

爱,要成为沟通的借口。沟通,才能让彼此的爱释放出来并得到对方乐意并且准确的接收。龙应台说在孩子这所学校里面,她还没毕业。我们现在也许很多还是书中的“安德烈”,但是将来也会成为书中的“MM”(妈妈)。不管我们的角色是什么,去爱,去倾听,去理解,去感受,这是一门从出生即开始的课程。